爱全天下的美人!

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

清宸.:

骨科粮真好吃!

天哪,镇魂女孩儿太会了

这就是原剧情:

还原原剧情才是我的老本行 好捉急沈教授要流产了

妈呀!!!黑化了是嘛?!好帅!!!

渡:

吹爆居老师这一段
从头到尾都是戏
对下周充满了期待




os:
考试请让一让
你挡着我看镇魂了
🙂🙂🙂🙂

【澜巍】奉子成婚(生子有,慎入)

啊,我觉得这个误会孩子是别人的然后吃醋的梗真的好好哦

萌点奇葩的触手君:

风清月朗(戳我)的一个生子番外




(1)


赵云澜一直觉得沈巍最近不太对,脸色不好,又总是吐的。


“你们地星人是不是生理结构不太一样啊,你这样活像是被人搞怀孕了。”那天早晨赵云澜把勺子当成棒棒糖一样叼着,半真半假的问正在仔细的煎蛋的沈巍。


“……”沈巍脸色一白,差点把不粘锅里的煎蛋戳破,他抿了抿嘴唇一句话都没有说。


上次那事,赵云澜虽然看出了一些端倪,可好之后未曾再提起,他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可是没想到事后他竟然常常出现虚弱恶心的症状。地星人的确是和海星人生理结构不同,男女是都能受孕,可是万万没想到,只做过一次,他竟然就有了赵云澜的孩子。


这个认知让沈巍多少有些慌张,却很快被巨大的幸福感取代。可现在时局紧张,他的确不能长久的离开特调处,如何在赵云澜不知道的情况下,把孩子安全的生出来,也的确是个考验。


“想什么呢,还真怀了不成?”赵云澜的话打断了沈巍思考。


“没有,只是……”沈巍话说了一半就再说不下去,地星人和海星人之间想要受孕本身就比较困难,何况他和赵云澜两人都不是普通人,才不过三四个月,身体已经有些受不住。


“你没事吧?”赵云澜被吓了一跳,连忙扔下勺子,让沈巍半靠在自己怀里。


“……”沈巍痛得说不出话来,额头都是冷汗,只能无声的摇了摇头。


“你这叫没事??”赵云澜最恨沈巍对自己身体如此敷衍,想要大声质问,又怕他身体受不住,最后无奈把人抱床上去了。


“怎么样?”赵云澜坐在床边问。


“好多了……”沈巍小声回答,他此时脸色惨白,连嘴唇都没有血色,却努力想要扯出一点笑意来,勉强伸手拍了拍赵云澜,似乎在安抚他的情绪。


“你……”赵云澜本就因为两个人前些日子莫名其妙就上了床一事不知所措,如今沈巍又这个态度,他气得不知该怎么同沈巍讲,最后把一杯热水重重放在了沈巍床头,一言不发的扭头离开了。


看着赵云澜的背景,沈巍紧紧攥住了被角,他的身份包括孩子的事,他实在不知如何同赵云澜解释,这些本不该出现在赵云澜的生活中。


(2)


赵云澜出去逛了一圈,心情平静了不少,给沈巍挑了一个舒服的抱枕回到家里的时候,接到特调处的电话,说是有幽畜当街闹事,沈巍已经去了。


赵云澜一听,连忙往事发地点赶去,他到的时候天正下着大雨,沈巍就站在雨里,用来遮住面容的面具早落在地上被踩的粉碎,露出苍白的面容,有雨落在长而翘的睫毛上,像是眼泪一样。


他的帽兜早就因为战斗被撕的粉碎,一头长发蜿蜒垂落,因为淋了雨,额前碎发紧紧贴在脸颊。


那时风很大,吹在被淋湿的黑色长袍上,沈巍浑身都轻轻颤抖着,却依然站的笔直,毫无血色的手指紧紧攥着手中的斩魂刀。


赵云澜当时离得太远,幽畜并不在射程范围,他不敢打扰沈巍和幽畜的对质,悄无声息的接近,深呼吸,寻找着最佳射击角度。


沈巍的身体已接近极限,几乎意识模糊,并没有感到赵云澜的到来,他的眼睛依紧紧盯着和他对峙的幽畜,冷漠而凛冽,用手背擦掉唇角晕开的血迹,雨水混着血水从手背滴滴答答落下,汇聚在脚边。


赵云澜见沈巍受伤心中大痛,努力深呼吸,继续悄无声息的接近。 


沈巍呼吸粗重,身体晃了晃,像是再支撑不下去,幽畜抓住他一瞬间的失神猛地向前冲了过来。


“小心!”赵云澜再顾不上隐蔽,失声提醒沈巍。


沈巍却好像早料到的幽畜的攻击路线,只微微侧身让开了重要部位,不理落在肩上的利爪,早就蓄满力量的刀刃轻易将幽畜一分为二。


“沈巍!!”赵云澜见鲜血自沈巍肩上喷涌而出,在雨中大叫了一声,冲到沈巍身边。


“……”沈巍身体晃了两晃,他本以为他会落在冰冷的地上,如同这万年间每一次受伤一般,可这次却有一个温暖的怀抱接住了他,是他熟悉而眷恋的味道。


“你没事吧?”赵云澜问,他把外套脱了下来裹在沈巍身上,用手擦去沈巍唇角的血迹。


“没事。”沈巍轻声说,他的身上很湿又很冷,肚子痛的厉害,可因为身边熟悉的人,好像一切都变得可以忍受了。


他张了张嘴,似乎再忍受不住想要告诉赵云澜这个秘密,最后却依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赵云澜本不该知道的,他属于这里,这个热闹明媚的地方,而不是和他一样该永远的守护着从没有阳光照耀的土地。


最后沈巍艰难的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在赵云澜不知是落了雨水还是泪水的脸颊上留下混着血的红痕。


沈巍昏厥前隐约听到赵云澜急切的呼唤,那时他的思绪混乱,几乎不能顺利的思考,朦胧间只想着这个孩子以后一定会很像眼前这个人吧。


(3)


沈巍清醒过来的时候,正躺在赵云澜家的床上,他本想坐起,可浑身都没什么力气,稍微动了动就又软软的躺了回去,转头就见赵云澜正坐在床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我没事了。”沈巍努力扯出点笑意,对身边的赵云澜说。


“……”赵云澜并不接他的话,依然目光深邃的看着沈巍。


沈巍被看的有些慌,想要躲开,可身体实在没有力气,艰难的在床上挪动了一点,最后把眼帘垂下,不再去看赵云澜。


“我问你,你怀着的孩子是谁的?”赵云澜忽然问。


赵云澜的话让沈巍瞬间脸色苍白,他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赵云澜,过了一会儿才寻回神智,扯出一个惨淡的笑容来,“你说什么呢,我是男的,哪儿来的孩子。”


“那可真奇怪了啊……”赵云澜摸着下巴,被沈巍气笑了,“那为什么老楚说你们地星人无论男女都能受孕,刚才走那个老中医也说你这脉象是喜脉啊。”


“我……”沈巍没想到赵云澜竟迅速就把事情理顺了,并且毫无障碍的接受了地星人和海星人的不同,他张了张嘴,却想不到什么说辞,最后只得又垂下眼帘,只顾盯着自己的手指尖。


“沈巍,你给我说实话,这孩子到底是谁的?”赵云澜握住沈巍手腕继续逼问。


“这与你无关。”沈巍回答,把手腕艰难的从赵云澜手中抽出。他心中有些慌乱,思虑了很久,也没想出一条让赵云澜信服的说辞,最后只得咬着嘴唇,什么都不肯解释。


“沈教授的私生活还真是混乱啊!”赵云澜被沈巍气得站了起来,似乎想要摔门离开,犹豫了片刻又坐了回去,话里有话的讽刺了一句。


“……”沈巍依然不答话,赵云澜每次生气都让他方寸大乱,他完全不知道如何面对,想要逃离,却浑身实在没有力气,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身上的伤口也开始叫嚣着疼痛,消磨着他的意志。


“难不成是你那个和我很像的前任留给你的不成?那倒是不错,到时候生下来,给登个记,咱们特调处还有补贴发。”赵云澜继续说,他正在气头上,说话口不择言的,刚说完又有些后悔了,可话已经收不回来了,他索性站了起来,转过身,不再去看沈巍。


“……”沈巍没想到赵云澜又会提起那个虚无缥缈的前任,他蓦然抬头,睁大眼睛看着赵云澜的背影,他实在不想要这样的误会,从始至终,他的心始终都是赵云澜一个人的。


“我……”沈巍嗫嚅着,眼角慢慢红了起来,他用力握紧身下床单,深呼吸了几次,才小声说,“对……是那个人的。”他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只觉得有利刃一点一点在他的心尖割过,五脏六腑都是痛的。他努力放缓呼吸,可依然觉得有一柄刀子在喉咙里搅动着,惩罚着他口是心非的谎言。


“你!!!”赵云澜不可置信的转过身来,他利落的爬上床,跨坐在沈巍身上,弯腰低头,粗暴的双手捧住了沈巍的脸颊,让他不能躲开自己,“你当我傻的吗?”赵云澜低声质问,“你那些秘密不愿说我可以等你,可你有没有前任,你对我什么感觉,包括那天那人到底是谁……”赵云澜声音越来越高语速越来越快,他说到后边竟再说不下去,眼眶慢慢红了起来。


最后他深吸一口气,慢慢趴下了沈巍的床,和刚才相比,他显得疲惫而落寞,似乎已经放弃了这个问题。他用手摸了一把脸,最后慢慢坐在了沈巍床边的椅子上。


“……”沈巍依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赵云澜的问题,赵云澜从不误会他的侥幸欣喜混杂着焦灼爱意,让他的脑子里乱成一团。


赵云澜最后深呼吸了一次,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沈巍,他的目光十分认真,“最后一次。”赵云澜说,“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何你还是这样的态度,那我们也没必要谈了。”他说完,把一封红色的信封摔在沈巍被上,转头离开了。


沈巍想要挽留赵云澜,最后却什么话都没说说出口。


待赵云澜的脚步声彻底消失,他才双手有些颤抖的拿起了被子上的信封,打开信封里边有一张请帖,是婚宴的请帖。


沈巍凝神去看,时间是在七天后,地点是特调处办公室,而在该写着新人名字的地方他看到了赵云澜和沈巍。


眼眶中的泪水再抑制不住顺着脸颊流淌而下,沈巍捧着请帖,向房门处望去,他的目光似乎已经穿过了那扇紧闭的门,看到了那个他一直等待的人。那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这样轻而易举的拨开惨淡的愁云,还他一片月朗风清。


沈巍捧着红色的喜帖,对着空气小声说,我同意。


那时他的眼里含着眼泪,他的唇角却是带着笑的。



天哪,那个“他”我真的温柔的我心浪要荡出来了

瑋:

快来品一品这个朱老师的问卷
既然都知道了心头血
那不是知道了喂心头血之前……
他们做了什么吗?!!!!!

天哪,这张眼泪汪汪怯生生但我沈美人也太美了吧!😭😭😭

苍邈如雪:

看到这张动图,突然想到,如果是小澜孩的手在下面。。(你们懂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心脏爆炸了

毛猴是什么梗啊哈哈哈哈哈哈

镇魂女孩陈情:

居老师:哎你看,我看见你了,玫瑰花,带刺的玫瑰花
北老师:……这个软件能送毛猴儿吗请给我送一些毛猴儿谢谢
居老师:你走开!!!🙈
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社会主义兄弟情哈哈哈哈哈哈哈

朱一龙好好看啊我的妈

无趣的陈同学:

我觉得居老师的武汉话在这一轮pk中大胜北老师的陕西话。
白宇哥哥最后无奈的说bie老师的时候自己可能都想死哈哈哈哈哈哈哈。
龙哥威武。

all坤女孩绝不认输!

Capricorn:

今天又是all坤的一天
#游戏环节#

1.关键词“时尚” 农农坤坤个丞丞默契三人组
2.坤坤跑过去帮彦俊整理麦(大概)
3.坤坤和农农交际舞
4.关于“是否跳过广场舞”坤坤和丞丞默契举手然后击掌
5.坤坤对Justin说“你还是个宝宝,不要学哥哥们”,这里农农好像撩了一下坤坤的头发
6.正正难以控制情绪对坤坤上下其手(好的这是我瞎jb说的)

啊!我的彬坤😭不过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也太好笑了吧😂

杂食动物:

“坤坤,这段时间辛苦了”
“你也辛苦了,好好休息”
哈哈哈哈哈哈这什么根正苗红学生会干部画风